吴文科:曲艺怎样革新

来源:   2014-05-07 13:57  编辑: 彭萍   人气:

导读:  曲艺是一门历史悠久且传统深厚的古老艺术。这门艺术在历史上曾经创造了灿烂的辉煌,但不可否认,它在当代的发展,也面临着生存的困难。就连一度因着自身表演使用普通话的优势和现代传媒诸如广播与电视的鼎力托举而红遍大江南北的相声,也由于种种原因,出现了大家公认的

    曲艺是一门历史悠久且传统深厚的古老艺术。这门艺术在历史上曾经创造了灿烂的辉煌,但不可否认,它在当代的发展,也面临着生存的困难。就连一度因着自身表演使用普通话的优势和现代传媒诸如广播与电视的鼎力托举而红遍大江南北的相声,也由于种种原因,出现了大家公认的低迷局面。这就促使我们对于曲艺艺术的当代命运及其现实发展,给予必要的关注。“革新”或曰“创新”,这个当今时代最为强劲的实践口号,于是也便成为能够使古老的曲艺艺术继续焕发青春活力的自然而又必然的选择。
    曲艺艺术千百年来的发展史,事实上是一部不断革新的实践史。与时俱进,是曲艺赖以延展生命的发展逻辑。具体到近些年来,许多曲种的从业人员,对于所秉承的曲种形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创演探索即革新改进。比如有的快板创演,为了兼顾青年观众的审美情趣,适当加入了摇滚音乐的音响节奏和伴奏手法。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语言“说唱”的听觉效果,但由于其表演的内在节奏及新伴奏手法的采用,并未改变快板表演的审美特质,所以,其革新可以说基本上是成功的。但是,有些所谓的艺术革新,比如某些谱曲演唱的所谓“鼓曲”与“苏州弹词开篇”节目,化装表演类似“小品”的所谓“化装相声”,就不能够认为是成功的。

    道理很简单。曲艺的革新,说到底是为了发展曲艺,是对曲艺自身或曰曲艺本体审美特质的掘发与弘扬。目的如陈云同志在论述苏州评弹的革新时所言,“评弹要像评弹”,“评弹的特色不能丢”,使曲艺更像曲艺,且成为更好的曲艺,从而使革新后的曲艺,成为焕发着“说唱”表演的特殊风采,即通过第三人称统领的“口头语言叙述表达”,将主要是属“语言性”的审美展示,借助某些“音乐性”因素及其他艺术因素的综合辅助,发挥到极致的审美创造。换句话说,曲艺作为一门艺术的存在理由或曰现实价值,乃是其有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以口头语言进行(第三人称的)‘说唱’式表演”的审美特质。而非戏剧式的“装扮表演”,或者杂技式的“技巧展示”,更不是将曲艺中的“唱曲”表演,混同于声乐演唱的“唱歌”,或者戏曲演唱的“唱戏”。

    事实上,对于曲艺的革新与发展来说,问题的严重性与复杂性远不止此。如果仅仅是某些创演探索者在革新实践中,由于一些具体的原因,未把握好革新的分寸,或者在艺术的审美观念上出现了差失,从而将“唱曲”弄成了“唱歌”,将“说相声”误认为就是“耍贫嘴”和“逗人乐”,或者将“含着烛架唱大鼓”(含灯大鼓)与“扇子打头”(相声打哏)等等,作为优秀的传统来继承,还情有可原。可怕的是某些身居专业团体岗位、又执掌着组织导向性活动大权的人当中,对曲艺艺术的本体认识以及曲艺艺术的革新观念,存在着自以为是的偏颇理念,就不是能够等闲视之和可以听之任之的问题了。

   编辑:风闻
 

免责声明:吴文科:曲艺怎样革新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 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 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联系 (QQ:1187215932),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